在他至恶的皮囊下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陆翎将步萌带进了一辆黑色车子里,扬长而去。

  步蔚蓝和何烬报了警,动用各自的势力,封住任何陆翎可能逃出帝都的路。

  秦止狸的手机响起,是陆翎的电话。

  “蔚蓝……”秦止狸将手机递给他:“是陆翎……”

  何烬拿过手机接听,那份从未缺失的沉稳早已不在:“陆翎,我警告你,不想死,就把步萌放了!!”

  “我找秦止狸。”陆翎的声音传来。

  秦止狸对着手机说道:“陆翎,你要干什么,快把步萌放了。”

  陆翎听到秦止狸的声音后,语气轻松了不少,带点痴狂为爱之意:“笑笑,步蔚蓝毁了我一辈子,那我就毁了她妹妹的一辈子,你觉得这样,好不好?”

  秦止狸吼道:“陆翎,你疯了吗?!有什么你冲我和步蔚蓝来,步萌是无辜的!”x :/

  “你和步蔚蓝?!笑笑,你们现在是夫妻同心,事事相随,可我呢!我们呢……”

  对面是陆翎隐约哭泣的声音,压抑着嘶吼,盛满了悲伤。

  趁着通话的时间,步蔚蓝和警方已经搜查到了陆翎的位置,他们正往郊区的方向去。

  郊区帝都与边境交界处,有个贫民窟。

  “陆翎,放了我妹妹,有什么冲我来。”步蔚蓝冷厉阴沉的声音传来,内心的波涛汹涌与表面的冷静截然不同。

  对方的陆翎沉默了许久,直到他们以为他要挂断了,诡异又猖狂的笑声响起。

  在这风雪圣诞夜里格外刺耳。

  “好啊,步蔚蓝,我们做个交易,两个小时之内,把秦止狸送到我手里,不然,就等着你单纯干净的好妹妹被糟践吧!”x

  雾都夏家……

  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。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  镜子前,依旧是那个君临天下,风度翩翩的温雅男子,多年来,时光未曾留下多少痕迹。

  他,还是当初那个痴情专一的少年郎。

  夏临风穿上了他和林言结婚那天的西装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抬起手,手心纹着林言的模样。

  他喃喃道:“言言,我来找你了,晚了些,你不会怪我吧。”

  风雪夜归人,归处,爱妻之墓。

  他拿着她送给他的小提琴,关上了最后一盏灯,属于他们的婚房,此后怕是再也没机会亮起。

  他缓缓走向后院,风雪无阻,后院有一座粉刷成金色的房子,房子里面是他的爱妻之墓。

  曾承言金屋藏娇,娇娥伴身时,金屋未成,千金一掷万金散尽,愿娶一人矣。

  笑昔时年少轻狂,念往时相濡以沫,爱之深,思之切,恨此生情深缘浅,唯余今朝相思成疾药石无医。

  金屋成,娇娥已逝,时过境迁,物非,心未离。

  夏临风抬起手里的小提琴,宛转悠扬的曲调在弦间流转,手如柔夷似青葱,情如江水源远流长。

  那双来自小提琴家的手,不知何时开始只为一人拉琴奏曲,那人走了,便也没了奏曲的意义。

  时隔多年,他再次拿起小提琴,为他的心上人奏一曲相思。

  曲终,他来找她了。

  玫瑰花放在她的墓碑前,红色玫瑰热烈如火,是他们炙热的不曾熄灭的爱情。

  “你放心,夏染已有所归属,她很优秀,像你一样。”

  他靠着冰冷的墓碑,抱着他们的定情信物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在他至恶的皮囊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81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南川北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川北野并收藏在他至恶的皮囊下最新章节